首 頁   本社概況   電子雜志   文壇熱點   每月話題   作者專欄   書畫天地   在線社區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特約專欄

中國淺絳彩瓷的壓卷之作

2014-2-14 14:40:55 來源:初國卿 瀏覽:72

2003年晚春,在南昌初見程門1888年畫的《雨過山水圖》瓷板插屏。在此之前,《中國文物報》曾刊文披露此板,譽為程門最大最好的一件存世作品,堪稱“中國淺絳彩瓷的壓卷之作”。后來又作為程門的代表作收入上海書畫出版社《景德鎮瓷板畫精品鑒識》一書,趙榮華先生在書中鑒賞此作時寫道:“整幅畫面用寫意手法畫就,粗中有細,處處筆墨精妙。”給予了高度的評價。

    一

    在南昌的那天早上,東方天際剛露熹微之色,我就出賓館到了緊傍贛江的榕門路古玩市場大廳,按事先約定我在這里等傅瑞交先生接我到他府上,去看程門《雨過山水圖》瓷板插屏。滕王閣下的榕門路,古玩店一家接一家,但供擺地攤的交易大廳卻不怎么寬敞,光線幽暗,人群擁擠。我漫不經心地逐攤閑遛,隨手揀了兩件青花梧桐紋外銷瓷盤,還有一件云衢道人畫的淺絳人物水盂,價錢便宜,不愧是幾百年來的瓷器集散地。地攤還沒有遛完,傅先生就來到了我的身邊。此前我二人從未見過面,只是憑一種感覺就互相認出了對方。遛完地攤,我倆又一家接一家地逛店。當逛完所有的古玩店直到飯店的時候,我的手中又多了王少維、任煥章和方家珍的三件作品。

    飯店的玻璃窗外種了一叢芭蕉,碧綠的蕉葉直抵窗欞。順著半卷著的蕉葉望上去,即是從繚繞的云霧中露出尊容的滕王閣。滕王閣為江南三大名樓之一,它的名氣委實太大,我們吃完早點,當然要先奔它而去。

    在滕王閣的平臺上,傅先生向我講起他當年得到程門《雨過山水圖》瓷板插屏的事。那是1998年春天,他在天津開會期間,于天津文物店買到了這塊瓷板插屏。據文物店工作人員講,插屏本是天津一大戶人家后人出售的,當時還不知什么叫“淺絳彩瓷”,一般都稱其為“軟彩”。瓷板在文物店里放了幾年也無人問津,上面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傅兄就是在那段還沒有幾個人知道什么叫淺絳彩瓷的時候邂逅了程門的壓卷之作。

    聽傅先生講起這插屏的流傳過程,我愈發想盡快見到這件程門作品,于是走馬觀花般看了一遍滕王閣。重建的滕王閣盡管氣勢不凡,但畢竟缺少歷史的年輪,印象最深的也只是站在閣之高處,通過檻外的蒼茫煙水,超越時空,思接千載,與王勃的靈魂契合,真正體味那“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的千古浩嘆。只有得到這樣的感受,才算是真正登臨了滕王閣。歷史就是在這樣的輪回慨嘆中前行,1300多年前的閣中帝子和嘆惋他的王勃都已成為今人登臨此地的懷古主角,120年前的程門作品也成為我輩競相追逐的曠世芳華。這種自覺的文化懷念與傳承,正是人類靈魂凈化與升華的源泉和動力。

    帶著這種思考,告別滕王閣到了傅先生家中。進門落座后的第一眼我就看到了程門的《雨過山水圖》瓷板插屏。大氣端莊,一見即有驚艷之感,仿佛一下就讓我進入,閱盡人間春色,唯此最是傾心的境地。插屏放在傅先生專門為之配置的一張清式紅木案上。老紅木插屏做工精致,為清代典型的插裝組合款式,屏面與屏座分裝。屏座中間和前后牙板均透雕藤蔓葫蘆,兩邊屏座裝飾牙板則是透雕纏枝圖案。屏座可分拆成五塊,宜于移動和包裝運輸。整個屏座呈紫紅色,滿是包漿,泛著一百多年的歲月光澤,顯示出插屏的主人很珍視這件藝術品,歷經動亂波折,不僅完好無損,且保養有方,風華愈顯。只是瓷板的書法題款經過歲月的磨蝕,已略顯模糊,呈現著一種古舊感。不知為什么,多年來我總覺得淺絳的磨蝕是一種美,沒有磨蝕的看上去反倒不得勁。我真是偏愛那種經過磨蝕的古舊光華。

    插屏通高近80厘米,寬40多厘米;瓷板畫凈高55厘米,寬35厘米,按時下見過的程門瓷板作品,這一件倒是夠大。但說它是“最大”還為時過早,因為尚不知民間還有多少程門的瓷板畫沒有面世。說它是“最好的壓卷之作”,那也只是一家之言,況且“壓卷之作”的說法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壓卷”一詞本是指詩文書畫中壓倒其他作品的最佳之作,好像最早是宋人對唐人的評價。陳振孫在《直齋書錄解題》中說:“《渭南集》一卷,唐渭南尉趙嘏承佑撰。壓卷有‘長笛一聲人倚樓’之句,當時稱為‘趙倚樓’。”從此以后,唐詩中不少作品都獲得過“壓卷”之美稱,且多不統一。所以今天說程門此瓷板為淺絳彩瓷中的壓卷之作也不為過,畢竟它是此類作品中的精品。另外如喜歡金品卿、王少維、王鳳池作品的,可能也各自會選出自己心中的“壓卷之作”來。

    二

    一邊品著傅先生為我泡的廬山云霧茶,一邊在插屏前仔細端詳這件“壓卷之作”。果然名不虛傳,它在當年瓷板畫中確為較大作品,相比其他常見的一尺二寸板,它倒有些類似于紙本畫的“中堂”。且創作個性極為突出,畫面層次多重,完全沒有了程門簡約疏淡的一貫風格;用色厚重潑辣,一反淺絳彩瓷常用的淡赭淡墨,而以墨綠、草綠為主,間或點綴幾簇明黃。瓷板上方有書法題款:“雨過泉聲急,云歸山色深。戊子秋,笠道人程門。”后鈐礬紅陰文“門”字章。

    記得戊子是光緒十四年(1888年)。站在插屏前,我想象著雪笠先

上一頁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下一頁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美女占有世界,時尚占有美女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網名:
評論:
驗證:
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編輯部電話:0771-5664408 廣告發行部:0771-5624238 通訊部:0771-5628728 傳真:0771-5664408
地址:廣西南寧市建政路3號
Copyright (C) 2013 www.ksalm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紅豆》雜志社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