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本社概況   電子雜志   文壇熱點   每月話題   作者專欄   書畫天地   在線社區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影視

物質主義的粉妝樓
——看電影《小時代》與《小時代2》

2013-11-15 9:42:01 來源:■鮑學謙 瀏覽:73

電影《小時代》與其續集《小時代2》,由郭敬明編劇、導演,據稱票房甚高。從賺錢的角度看是為佳作,但是,我們人類既為物質與精神的結合體,且以精神為存在特征,便不能鈔票障目不見其他,還需洗去鉛華,究其實質。其實質就是:

    物質主義的內核,粉妝樓的形式,以賣萌來掩蓋其空虛與無聊的,自欺的“藝術”氛圍。

    物質主義的基本定義是:全心身沉迷于追求物質,對物質的需求與欲望高度膨脹,形成忽視精神層面的特有的生活方式。也就是對物質的興趣,全面地表現在生活方式、思想觀念及其言行舉止上。

    物質主義的物質,不但指金錢,還包括與金錢緊密相關的物品、作為占有對象的人,甚至是關乎虛榮的物化的回憶,如紀念品之類。

    《小時代》和《小時代2》,僅從其主要人物的設置及其關系看,就能感覺到物質主義的氣息。其為四個女孩一臺戲,號稱“時代姐妹花”,其中有:

    顧里,來自暴發戶家庭的大姐大,繼承父業,玩錢為生。她善于用金錢將其他的女孩團結在自己周圍,用昂貴的名牌服裝和配飾,使自己得以趾高氣昂,并綁住男友的心。

    林蕭,一個打扮的能力超過一切其他能力的,一切帥哥的粉絲。看見帥哥的肌體,立馬半昏厥的,帥哥經理的私人助理。帥哥經理的裝酷舉止和電眼,讓她骨軟筋麻動彈不得。

    唐宛如,羽毛球運動員,體態豐滿,是典型的低自尊和智商不高者。心情不好就大吃大喝,追求打扮和攀富不遺余力。影片從頭到尾都充滿了對她的嘲笑,或者叫搞笑。

    南湘,是一個時尚設計師,四人中家境最貧寒者。很多地方,包括其事業的成功,都依賴顧里的金錢與其金錢鏈接的關系。

    此四人的關系,簡單地說,就是其中三人團結在顧里的金錢周圍,用衣、食、住、行的高消費來標榜自己的與眾不同,就連顧里同其中一人的男友睡覺,也是靠金錢來封嘴的。

    此四人時好時壞,原因多與男友有關,嚴重時紅酒澆頭,互揭老底,和解也多與對物質或者虛榮心的追求有關,比如要趕上時裝表演,希望一舉成名之類。

    此兩部影片皆以展示奢侈品為重要的賣點,僅《小時代》所使用的服裝就多達三千余套,幾乎每一次場景變換都要讓演員換服裝。有人說,這兩部片子不是劇情片,而是名牌奢侈品的廣告片。據不完全統計,其中涉及的名牌有:

    愛馬仕(Hermes)、香奈兒(CHANEI)、迪奧(DIOR)、路易·威登(LV)、普拉達(PRADA)、蘭蔻(PRADALANCOME)、阿瑪尼(Amani)、古馳(Gucci)、芬迪(Fendi)、卡地亞(Cartier)、施華洛世奇(SWAROVSKI),以及CK(CalvinKlein)、D&G(Dolce&Gabbana)……

    僅顧里一個人武裝的就有:芬迪、古馳和LV的手袋與拎包,古馳的小短靴和高跟鞋,卡地亞的鉆石發夾和胸花,愛馬仕的披肩,芬迪的墊子,普拉達的毛衣,維多利亞設計的小黑裙子……僅一件與2012年米蘭時裝周Fendi秋冬秀場同款的皮草,就價值26萬元。

    此外,還有施華洛世奇的水晶飾品,就連區區一個鑰匙扣,也要普拉達小熊,價值二三千元……真可謂周身名牌,文勝于質,過度包裝矣。

    就連身份為普通中產階級家庭出身的林蕭,也是身穿價格過萬的甜心小姐(MissDior)花呢款外套,拎著價值二三萬元的Diorissimo限量版手袋出現在銀幕上,就是一件背心裙,也要是LV出的,棋盤格純白鏤空設計的“大街款”。

    以往拍電影,為了表現人物性格和經濟地位,也有使用奢侈品的,但大都點到為止,用道具工自己制作的贗品烘托氣氛,可是這兩部片子,使用的都是真貨,無論有無必要,皆能做到有假包換。

    無怪乎有人笑稱:不問其他,僅僅是參觀名牌,就值回電影票價了。

    另一些人則認為:如此電影,哪里還來得及看別的什么?就只顧得看名牌了。

    衣著打扮如此,其他的方面當然不能含糊。這兩部影片中,喝的是兩百多元一瓶的礦泉水、特制的名酒;吃的是一米八高的蛋糕;開的是豪車,僅奔馳C280,報價就在五十萬元以上,可是駕駛的,僅僅是剛出校門的大學生。

    一個青年作家,盡管屢屢拖稿,總是處在寫不出來,糊弄出版社的狀態中,卻要使用世界著名的,意大利Moleskine筆記本,一個白紙本子就要賣一二百塊錢。

    經理喝水的杯子就得用愛馬仕的。

    就是家境貧寒的南湘,也要用阿瑪尼的防曬乳,當然,其可能是偷顧里的。

    作為編導的郭敬明,曾經說,他之所以這樣弄,是在表現我們今天這個時代的真實面貌。

    沒錯,我們今天的生活中的確有這些東西,但是在影片中如此集中地出現,是真實地對生活的反映嗎?在某個人身上如此面面俱到地展示出來,是生活中自然存在的嗎?

    客觀地說,這些不過是大城市里,路過奢侈品專賣店的,愛慕虛榮的少男少女的白日夢;是對他們由于幼稚產生的簡單沖動與本能欲望的挑逗;以及生活憧憬的誤導。

    本來,奢侈品的產生是社會財富高度集中,貧富兩極分化嚴重,給富裕階層留下的,彰顯財富,滿足虛榮,撫慰其努力付出的媒介。對其追求,應該是吃飽了飯,事業有成以后的事情。現在,影片讓青年人,甚至少年人迷醉其中,無疑是有嚴重的副作用的,必將不利于其心智方面的健康成長,而使其可能淪為無能的寄生蟲。

    影片中的四個“時代姐妹花”幾乎就是除了賣萌引誘男人,拉拉關系,玩玩上不得臺面的小聰明、小陰謀就一無所能了。連辦一個時裝秀的場地選擇都不能勝任,連督辦搬運幾箱衣服都會有重要的遺漏,從而不得不在立交橋上,完全違背生活常理的,光著腳抱著衣服飛跑,以完成一場時裝秀。

    同時,也為空洞的影片創造出一場虛假的高潮戲。

    如同“時代姐妹花”一樣,生活中的“富二代”和作為攀附者的“富二粉”,實在也是只見亂花錢,不見有成就的。其開車撞人有之,玩弄女孩有之,出國丟臉也有之……唯獨沒有使民眾稱道者。何也?影片《小時代2》中,郭敬明的畫外音對此有所解釋:

    ……有的人,從出生開始就生活在寸土寸金的頂級地段;

    他們的生活仿佛玫瑰花蜜般,甜美而又奢侈;

    他們的雙腳遠離世俗的灰塵,他們是活在云端的命運寵兒。

    有的人呢,則正泡在濃郁的熱巧克力里分不清杯中的滋味是苦澀,還是香醇。

    那些金字塔頂端的有錢人,他們的每一天,都像是精心調配好的營養劑,每一種營養成分都按照嚴格精確的配比,他們的身體因此保持著最好的狀態。

    璀璨奪目的生命,永遠,熠熠生輝。

    他們占據著上海最美的地段,最美的光線。

    享受眾人羨慕的目光,同時,也享受這高處不勝寒的孤獨……

    有的人每天都在品嘗著絕望和希望的味道。

    就像用藥片兌開水的沖劑。

    甜蜜鮮艷的糖衣退去之后,就只剩下不為人知的苦澀……

    用通俗的話來對其展開,就是:

    命好的人生來高貴,脫離社會底層的滾滾紅塵,不知人間疾苦,沒有是非觀念,肉體在養尊處優中茁壯成長,精神卻因為沒有活生生的現實的血肉滋養,而在孤獨中枯萎……而命不好的人,過的日子就像是吃藥,總是希望在前,失望在后,在苦澀中怨恨不已。

    這番話說得還是有真實感的,問題是:

    首先,命好、命壞的“命”是如何形成的,其合理性、公平性是否無虧。也就是“富二代”的父母從法律和道德的角度看,是否應該富。或者說,“富二代”有沒有從其父母那里,在享受、繼承財富的同時,擔負起社會的債務、歉疚和責任。亦或是道德的補償義務。

    其次,“分不清杯中的滋味是苦澀,還是香醇”,是誰應該擔負主要的責任。是其父母,是其自身,還是我們這個本末倒置、是非混淆的社會?

    再次,那些命不好的人,在我們這個社會中,還有沒有可能離開無盡的苦澀,通過將怨恨化為努力的有效途徑,轉化為命好的人,或者使他們的后代成為命好的人?

    如果郭敬明回答了這些問題,或者只是試圖回答這些問題,那么,他的影片就有可能成為嚴肅的藝術品,至少也可能成為已經露出端倪了的,黑色幽默的諷喻藝術品。

    可惜,他回避了這些問題,甚至用一派欣賞的態度、頌揚的表情和阿諛的詞匯來粉飾其自己揭示的灰色甚至黑暗的實情。

    所以,今天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小時代》和《小時代2》是一座“粉妝樓”。

    “粉”是粉飾,“妝”是化妝,“樓”就是影片所反映的我們今天的社會。

    從影片的形式上看,這是漂亮男女偶像類演員的薈萃,女的都是“小女生”,男的都油頭粉面,多少有點“娘娘腔”。一派陰盛陽衰的“美麗”,甚至能讓觀眾誤以為,其中有著“同志”之情。更有趣的是,這些男女演員中,某些人在其他的影片中似乎演技尚可,可是在郭敬明這位導演的手下,卻變得木納起來,猶如一具服裝架子,舉手投足極不自然,俗稱“裝酷”;外加眨眨眼睛,代表“放電”;而且以賣萌,作為演技的最高層次。

    這樣的“粉妝”,使得影片中的人物沒有了立體感,加上諸多奢侈品的裝飾,成了漂亮的二維畫片。

    影片所使用的場景也是盡量美輪美奐的,在上海找洋派的、奢華的、距離普通人生活盡可能遠的。給觀眾強烈的夢幻感,幾乎拍攝的并非中國,乃是天堂。

    而最突出的是電影語言的運用,是平鋪直敘的,就像日本藝妓臉上的粉,完全平涂的。

    本來,電影語言的特點是:

    人物以自己的動作表現個性,在相互空間關系的變化中,表現出其內在關系的改變,以推動情節的發展。而這些運動要求空間的立體,必須借助現實的環境,融入所拍攝生活環境,包括人文方面的形形色色。

    因此,必然是立體地反映生活的。

    可是,在郭敬明的編導之下,影片中的人物個性也好,關系轉化也罷,甚至情節推動,幾乎全靠臺詞完成。這就使得整部影片,像是畫出來的,反映出的社會,這座“樓”也就只有扁平的,被粉飾完美了的這一個層面了。

    國外評論界將此影片歸類為“偶像劇”,認為:

    質量上乘的偶像劇經常以青少年浪漫愛情作為題材,其中主角大多性格憂郁,擁有不為人知的過去,反映由痛苦的過去造成的瘡疤以及真實的情感。然而,《小時代》卻剔除了所有負責的故事線索和角色個性的發展,滿足于表面的華麗,不顧內在空虛……其粗俗和嚴重缺乏自我意識是非常驚人的……像是在當代中國城市中遍地開花的,物欲橫流的圖景……

    應該指出,這還是一幅竭力賣萌的圖景,猶如小妓女討好大“恩客”的情狀。

    這幅被資本主義世界視為惡劣的“圖景”,在郭敬明看來是無比美好,如夢如幻的,其自創的“小時代”。當然,這個“小時代”無論如何粉飾,也還是會透露出一些真實的,我們這個時代與生活的客觀存在性。其中最突出的就是:

    在這個自欺的藝術氛圍中,表面上看是女性在挑選、消費男性,實際上,隨著經濟增長加速,物質主義泛濫,性別的鴻溝的加大,女性的地位已經大為降低。影片中的“時代姐妹花”沒有一個不是看見帥哥就發呆的,其中最有錢的顧里,在更有錢的男朋友面前,也寧可服低。女性的那些名牌服裝、飾品、高傲的作態、扮可愛的賣萌,不過是吸引男性的手段,甚至只是在更深層次上,為滿足男性好勝心,所提供的必要空間。

    有外媒評論:

    ……女性地位下降,在近幾年的中國非常普遍。電影中的大男子主義是當代中國女性選擇有限的縮影。漂亮女孩禁不住誘惑成為受男人掌控的物質女孩,而敢于用腦的女孩則永遠忍受孤獨,而容貌一般,又無頭腦的,則逐漸被邊緣化。

    或者,前幾年就流行的格言:作為女人,寧可在寶馬中哭泣,也不愿意在自行車后座上歡笑。就是外媒看法的證明?

    而郭敬明的相關臺詞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無房馬路睡。

    注意,講這話時,相對貧賤的女孩正在喝酒。這里不是說不怕睡馬路,而是講,一定要及時行樂,抓住有酒的,一醉方休。也就是:先鉆進寶馬車里,別管以后是哭是笑。

    如果說,《小時代》和《小時代2》在糊里糊涂的青少年觀眾中受到歡迎,是因為時風奢靡所致,還不難理解,那么,郭敬明因此在最近閉幕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獲“最佳導演獎”,就頗為滑稽了。

    作為導演,且不說初出茅廬,其手段也多為模仿。在《小時代》中,模仿“好萊塢”影片《穿普拉達的女王》處比比皆是;在《小時代2》中,顧里過生日,南湘因男朋友與其睡覺,而用紅酒潑其臉的戲,無論場面安排,還是細節設置,更是毫無創意,每每似曾相識。不由得令人想起,郭敬明其人是依靠抄襲,或者客氣一些,叫做“模仿”別人的作品起家的,雖然,那還是在寫小說的時候。

    2003年5月,《萌芽》雜志在“驚奇”增刊上連載郭敬明的《夢里花落知多少》,就是后來被法院判決,抄襲《圈里圈外》的。

    《夢里花落知多少》的責任編輯胡瑋蒔曾說:

    郭敬明把《夢里花落知多少》交給我,我很高興,覺得這是一次創作上的突破。當時我還不知道《圈里圈外》這本書,但作為一個編輯,我也有點兒懷疑《夢里花落知多少》的原創性,也問過郭敬明,因為當時他的《幻城》已經有涉嫌抄襲的傳聞。郭敬明的回答是《夢里花落知多少》全部是他自己獨立創作的。

    《圈里圈外》是莊羽在大學時期寫的小說,寫于2001年,最早發表在國內“天涯社區”的“舞文弄墨”和海外的“文學城”網站上。后被北京的出版人、作家祝勇看中,收入其主編的“非常小說”系列中,由中國文聯出版社2003年2月出版。

    郭敬明當時的朋友一草在2003年3月份,把莊羽的《圈里圈外》,在QQ上推薦給了郭敬明。當一草在看到《夢里花落知多少》后很驚訝,說:

    看到這篇小說里面熟悉的語言,熟悉的人物名字,甚至很多熟悉的故事情節,那一刻我真的百感交集……他怎么可以這樣呢?膽兒也未免太大了點兒吧?

    此后,莊羽決定通過法律手段解決問題,將郭敬明和春風社告進法院。

    郭敬明回應,不怕打官司。

    2003年1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

    2004年12月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

    認定郭敬明侵犯了莊羽的著作權,判決郭敬明賠償莊羽經濟損失20萬元,并作出公開道歉。同時,春風文藝出版社、北京圖書大廈停止出版、銷售《夢里花落知多少》。

    此后經過上訴,在一審判決基礎上,終審判決要求郭敬明、春風文藝出版社追加賠償莊羽精神損害賠償金1萬元;并通過《中國青年報》公開向原告莊羽賠禮道歉。

    郭敬明一方付清賠款,繼續賣書,拒絕道歉。郭敬明公開說:

    ……我幾乎每天都在哭……從早上開始流眼淚流到晚上,刷牙刷著刷著兩行眼淚就流下來……最后就變成沒有眼淚可流……一個演藝圈的朋友打電話……安慰了我很多,也對我講了一些演藝圈的人遭到像我一樣的情況的時候的反應,他說,他們也只能沉默,什么話都不能講,因為那些話一講出來就可以天下大亂……他最后的一句話給了我莫大的鼓勵。他說,當一個人有一天一定要沉默著去承受不白之冤,那么終有一天,上蒼會用另外一種方式對他作出償還。他說,當你忍過這一階段之后,那些無知的人會痛恨你,但是知道所有事情的人會更加地尊敬你并且喜歡你。那種喜歡,就是你曾經說過的“當你見證了一個人從跌倒到爬起,從軟弱變堅強的過程,你就再也放不下對他的喜歡”的那種喜歡。

    或者,這就是今天,郭敬明面對《小時代》和《小時代2》票房成功的景象?

    但愿,他真的能夠感覺到,理智清醒者有價值的尊敬。

    其實,在抄襲《圈里圈外》事件的前后,郭敬明還受到過涉嫌抄襲顏歌《幻城》的指責,顏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我始終沒有明確表態,一是我不想別人通過這樣的事情來記住我的名字;二是后來因為莊羽的事情他吃上了官司,我覺得如果我再說什么,就很有落井下石的味道了。

    胡瑋蒔對此說過:

    ……看過日本漫畫的人都知道,《幻城》很明顯是根據日本當時流行的漫畫小說的模式寫出來的。

    郭敬明還有小說《1995-2005:夏至未至》,也被指涉嫌抄襲日本漫畫《NANA》。

    據稱:看過《NANA》的人看《夏至未至》,任誰都會氣憤。不僅《NANA》中很多經典的散文獨白,就連故事走向、人物性格,都如出一轍。

    今天,郭敬明榮獲最佳導演獎,或許是其在小說創作中獲取經驗后的進步?

    或者,這就是我們這個的確很“小”的時代:用外國技術,甚至資本造出的汽車,還打著外國牌子就可以叫做國產,而瞪著眼睛剽竊的“山寨貨”,也可以叫做“中國創造”。

    其實,中國平均觀影人群年齡,已從2009年的25.7歲降至2012年的21.2歲,“小時代”的成功不過是中學生起哄的結果。有外媒認為:

    如果中國的電影產業,沉溺于這部構思曖昧,演技糟糕且故事空洞的電影所取得的成功,人們只能說,中國電影已經走上歧途——在與越來越多的好萊塢進口大片爭市場份額的情況下,在質量和票房的博弈中選擇了后者。這樣持續下去,中國電影業將很快變得如履薄冰,岌岌可危……因為《小時代》這類無足輕重的影片是不可依賴的。

    無怪乎有西方政要預言,二十年后我們將很慘,其作為論據之一的有:

    大多數中國人從來就沒有學到過體面和受尊敬的生活及其意義。對民眾而言,只要獲取權力或金錢就有了生活中的一切,就算是成功了。

    我們當然不希望被其言中。而要不被其言中,就得盡快地脫離眼前的這個“小時代”,至少不能以此“小時代”為榮,不能學郭敬明,以打造這類物質主義的“粉妝樓”,靠著賣萌獲取名利,洋洋得意地標榜、膨脹自我。

    知恥而后勇,精神層面的追求,才是人類的本質需要。

(責編:圣衍)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網名:
評論:
驗證:
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編輯部電話:0771-5664408 廣告發行部:0771-5624238 通訊部:0771-5628728 傳真:0771-5664408
地址:廣西南寧市建政路3號
Copyright (C) 2013 www.ksalm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紅豆》雜志社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