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本社概況   電子雜志   文壇熱點   每月話題   作者專欄   書畫天地   在線社區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紅豆觀察

紛擾文壇 2013年上半年熱點出版文化事件盤點

2013-11-7 16:31:31 來源:中國圖書商報 瀏覽:81
內容提要:“紛擾”依然是書為媒世界的關鍵詞。與出版傳媒密切相關的“文壇”,向來熱鬧非凡,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它都以自己的方式存在著。過去,人們總愛說存在就是合理的,即使你明明看到存在的不合理,甚至是可笑至極,你也必須寬容它。2013年上半年出版界和文化界也是如此。

“紛擾”依然是書為媒世界的關鍵詞。與出版傳媒密切相關的“文壇”,向來熱鬧非凡,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它都以自己的方式存在著。過去,人們總愛說存在就是合理的,即使你明明看到存在的不合理,甚至是可笑至極,你也必須寬容它。2013年上半年出版界和文化界也是如此。仔細觀察這半年來,不難發現,“紛擾”依然是書為媒世界的關鍵詞。

“劈柴”與“護柴”之戰

2013年北京地壇書市停辦背后

話題人物,是時代的一面鏡子;話題人物所反射的,與其說是其自身的品質,不如說是群眾的心理饑渴與社會的結構需求。2013年1月,央視女記者柴靜既是文化圈的話題人物,也是娛樂界的話題人物,她的隨筆集《看見》(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3年1月版)在市場上獲得極大認同——300多萬冊的銷售量被人稱作出版界的“《泰囧》奇跡”。不管是文藝女青年還是精英男中層,大伙都在談《看見》中的柴靜,談她在采訪中如何打動人心。

事實上,“人紅是非多”是亙古不變的定律,批評柴靜的聲音當然也不絕于耳。其《看見》就如同投入湖中的一粒石子,引起了輿論的喧囂。以“報道伊拉克戰爭”成名的戰地女玫瑰閭丘露薇寫了一篇長微博,被指為暗諷“公知女神”柴靜,之后閭丘露薇再發微博進行澄清,由此網民開始掀起了“你看見的那個柴靜是真的那個柴靜嗎”大討論。一時間,“罵柴”和“挺柴”的兩派抓住時機,在網上開打嘴仗,你方唱罷我登場:一方指責她“心靈雞湯,用文藝腔把社會問題簡單化”;另一方說“誰不讓我喜歡柴靜,我就反對誰”。吊詭的是,嘴仗熱鬧背后更是引發各方關注、爭議乃至知名博主“不加V”也跟進爆料柴靜的“狗血戀情”,又展開另一場“V姐劈柴”與“公知護柴”的大戰。

每逢春天,北京地壇書市都會如期而至,愛書的人像過節一樣,挑書、淘書、看書。從1990年開始,這個活動已經持續了22年。地壇書市相伴一代人長大、成熟,成為一代人的記憶。但是2013年的地壇書市暫時停辦,未來何時再啟動還是個未知數。為什么書市會突然停辦?北京青少年服務中心大型活動部活動一處處長李進考22年來一直參與書市的組織工作,他稱,書市的運營成本越來越高,已經從最初的十幾萬元上升到現在的三四百萬元,這可能是停辦的主要原因。

文化發展要算經濟效益,更要看社會效益。地壇書市滋養的是城市品位和市民精神,停辦確實可惜。

腰封“宣傳語”惹風波

國內作家經紀人備受期待

2013年初,一本腰封上印著“迄今為止最優秀譯本”的《小王子》,制造了開年翻譯界乃至出版界爭議性最大的一場風波。由知名譯者李繼宏執筆翻譯的兒童文學名著《小王子》新譯本當時尚未正式發售,就因其打眼的腰封引起了人們的強烈不滿。該書腰封上的宣傳語除了用粗體字印著“迄今為止最優秀譯本”等字句外,還羅列出一大串數據:“糾正現存其他56個《小王子》譯本的200多處硬傷、錯誤……”

此腰封一出,就遭到豆瓣網友發起的“一星運動”抵制,之后該書的綜合評分已從最初的9.3分一路狂跌到3.7分。抵制活動的發起人表示,該書的宣傳語完全無視林秀清、周克希[微博]等法語譯者的譯本,是“極其惡劣的不尊重行為”,更是一種“虛假無恥”的宣傳方式。這場風波最大的好處是讓出版方知道,牛皮吹破了天,后果也會很嚴重。

2月15日,沉默已久的諾獎得主莫言[微博]在微博上貼出一個告示:“本人自獲諾貝爾文學獎以來,承蒙社會各界厚愛,常有來電詢問版權和其他各種合作事宜。鑒于本人事務繁忙,本人特委托女兒管笑笑對外代表本人洽商版權和其他各種合作事宜。其對外所作承諾和簽署的文件本人均予以認可。特此告示!”告示下方有莫言的署名。一時之間,外界紛紛為管笑笑貼上一個新的標簽——莫言的經紀人。消息一出,關于中國作家[微博]需不需要經紀人,由親屬擔當經紀人的利弊,中國作家到底需要怎樣的經紀人再度引起熱議,作家經紀人作為焦點重臨大家的視線。

縱觀國內文壇,選擇自己的親人作為經紀人,處理其版權等相關事務,莫言并不是第一人。長久以來這種做法,在娛樂圈和文化圈都很普遍,作家池莉也將自己海外的版權事務交給女兒呂亦池和一家海外公司共同打理。由親屬擔當經紀人,符合中國人的辦事習慣,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也暴露出國內專業作家經紀人的長期缺位。尤其是現在,中國作家開始越來越多地邁出國門,向外國市場輸出作品,與此同時,作家們開始面臨越來越多的棘手難題,無法訴諸自己的經驗加以處理,版權經紀人的風潮應運而生。從數年前開始,國內逐步興起針對涉外市場的版權經紀人培訓,中國本土作家經紀人何時能正式與國際接軌,備受期待。

小作家分會不可搞成“形象工程”

“流行把經典擠到了一邊”令人吃驚

全國文聯系統首個小作家分會——北京作協小作家分會3月17日成立。14名10歲至17歲的首批會員均來自北京市文聯正在開展的“東方少年·中國夢”新創意中小學生作文大賽的優秀作者。據悉,該分會成立后將開展文學輔導講座、走訪著名作家、開展文學夏令營、國際國內小作家交流等,引導更多孩子步入文學殿堂。

這些年,懷揣文學夢想的孩子越來越多,各地也常有“文學新星”冉冉[微博]升起,在當地的“文學星空”中熠熠生輝,“小作家”出版“大部頭”的風潮也方興未艾,且有年齡越來越小、篇幅越寫越長的趨勢,個別“小作家”還一本接一本地出書,比一些成人作家還要高產。因此,“小作家”們早就不該是一個被忽視的群體。

不過有評論指出,小作家分會切不可被搞成“形象工程”,功利性出不了真正的文學。此前,一些“天才少年作家”在家長、書商和培訓機構揠苗助長下,或驕傲自滿被俗世虛名所纏累,或過早成人化而喪失童真,演繹出一幕幕由“神童”到“泯然眾人”的悲喜故事。比如1998年推出的“新概念作文大賽”,不少獲獎者在書商攛掇下一賽成名,被匆忙包裝成少年作家,僅過了10年,仍從事小說創作的已寥寥無幾。故如何呵護“小作家”們健康成長,避免其成“家”、長大后變得平庸,是家長、作協乃至社會應該努力的。

5月7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了被稱為“文學藍皮書”的《中國文情報告(2012~2013)》。2012年,中國文學界最重要的事件,是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但這個報告同時發布的2012年小說類圖書暢銷排行榜顯示,2012年的莫言熱并沒有改變文學作品銷售的格局。排在這個暢銷榜榜首的是郭敬明[微博]的《小時代3.0刺金時代》,排在排行榜第11和第16位置的是莫言的《蛙》和《豐乳肥臀》。經典文學作品,只有《百年孤獨》和《圍城》進榜。傳統不敵流行已成為文學類圖書市場的常態。

該報告發布后,文藝評論家樊星評論說:“在圖書銷量上,莫言敵不過郭敬明,嚴肅作家敵不過流行作家,這不是中國獨有的現象。在西方,托爾斯泰、莎士比亞也賣不過斯蒂芬·金。大眾離經典確實是越來越遠了。”美國的學校給學生們列了30本必讀經典書目,但后來調查發現,學生們除了讀這30本經典書以外,根本不愿意再去看別的經典文學作品。

無論是從今天是消費文化、娛樂文化流行的時代看,還是從大眾讀者閱讀的趣味傾向與功利和實用的閱讀情況來看,抑或從今天網絡文學、暢銷書文學成了年輕人閱讀的主要類型來看,得出“傳統不敵流行”、“流行把經典擠到了一邊”這樣的結論,不能說是令人吃驚、出人意料的。

《咬文嚼字》以較真精神“咬嚼”名家作品

網絡作家要做“時代記錄者”“百姓代言人”

5月9日,《咬文嚼字》執行主編黃安靖做客人民網[微博]強國論壇,與網友一起探討“咬嚼”經典文學作品的意義和影響。素有文壇“啄木鳥”之稱的《咬文嚼字》雜志,今年將目標鎖定在茅盾文學獎的12位文壇名家,不少茅盾文學獎作品被列入此次“咬嚼”范圍。被“咬”作家們也紛紛表示歡迎,他們并不感到意外。

網絡時代和數字出版是導致漢語劣質化的一大原因。在互聯網上,人人都是寫作者,每個網站都是出版方,在急切表達的心理動因下,無數充滿語病、錯別字、常識錯誤的文章在流行,而大家也習慣了對網絡讀物不必要求太高的說法。被譽為未來主流出版方向的數字出版,在排版、校對、勘錯方面,其草率程度要遠遠大于傳統出版物。由此,大家都應該學習《咬文嚼字》的較真精神,為營造一個規范健康的語言文字環境努力!

5月18日,中國作協和廣東作協在京聯合召開廣東網絡文學研討會。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陳崎嶸指出,關于網絡文學的文字問題,我們欣賞網絡文學在語言方面那種地氣與草根,歡迎網絡文學特有的生猛與新鮮,但同時希望能保持文學語言的通俗、優雅、純潔和品位,不贊成粗制濫造、隨心所欲,從而使網絡語言粗鄙化。網絡文學同樣要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導向,“我們大聲疾呼網絡文學作品要描寫生活,我們倡導網絡作家要做時代的記錄者、百姓的代言人”。走過十幾年的網絡文學確實應該反思了:不僅要做時代的記錄者、做百姓的代言人,而且也要奉獻給大眾更多優秀的文學作品。(潘啟雯)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網名:
評論:
驗證:
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編輯部電話:0771-5664408 廣告發行部:0771-5624238 通訊部:0771-5628728 傳真:0771-5664408
地址:廣西南寧市建政路3號
Copyright (C) 2013 www.ksalm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紅豆》雜志社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