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本社概況   電子雜志   文壇熱點   每月話題   作者專欄   書畫天地   在線社區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歷史

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的另一面:中國人唆使帶路

2013-8-22 15:49:17 來源:新華網 瀏覽:72
內容提要:【提要】近日,法國巨商弗朗索瓦-亨利-皮諾先生表示,將向中國政府捐贈流失海外的圓明園十二大水法中的青銅鼠首和兔首。圓明園獸首銅像,又稱圓明園十二生肖銅獸首、圓明園十二生肖人身獸首銅像。圓明園獸首銅像原為圓明園海晏堂外的噴泉的一部分,是清乾隆年間的紅銅鑄像。1860年英法聯軍侵略中國,火燒圓明園,獸首銅像開始流失海外,到2012年為止牛首、猴首、虎首、豬首、和馬首銅像已回歸中國,收藏在保利藝術博物館;鼠首與兔首被法國人收藏,龍首目前在臺灣,保存完好,但短期內不會現身。蛇首、雞首、狗首、羊首則下落不明,圓明園獸首銅像已經成為圓明園海外流失文物的象征。
晚清汪康年所著《記英法聯軍焚劫圓明園事》一文中說,“相當一部分中國的普通民眾直接參與了劫掠、焚毀圓明園的行動。而且,根據當事法國軍官的回憶,聯軍之所以下焚毀圓明園的命令,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驅逐不斷涌來參與搶劫的華人。”大量國人趁著英法聯軍在圓明園劫掠的機會涌了進來,和侵略者一同搶劫圓明園里的珍寶,這就是許多國人干的……[我來說兩句]

    《清史演義》中在描寫英法聯軍焚毀圓明園時寫道:“圓明園中火光燭天,一個穿洋裝的中國人在導引放火,恒祺問他是誰,他大聲道:‘誰人不曉得我龔孝拱,還勞你來細問!’”這里說火燒圓明園給英法聯軍領路的人是龔孝拱。《同治重修圓明園史料》記載,“初有奸人龔孝拱者,游海上,以詐通于夷,聞圓明園多藏三代鼎彝,龔故嗜金剛刻,至庚申京師之變,乃乘夷亂,導之入園,縱火肆掠……”這里也說是龔孝拱給英法聯軍引的路。《圓明園殘毀考》:“及英兵北犯,龔為向導曰:‘清之精華在圓明園。’及京師陷,故英法兵直趨圓明園。”許多歷史學家在講這段歷史時也說是龔孝拱給英法聯軍帶的路。

    據《清朝野史大觀》載:“定庵(龔自珍)子孝拱,晚號半倫。半倫者,無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而尚嬖一妾,故曰半倫云。半倫少好學,天資絕人,顧性冷僻而寡言語,好為狹邪游。中年益寥落,至以賣書為活。英人威妥瑪立招賢館于上海,與之語,大悅之,旅滬西人均呼為龔先生而不名,月致百金以為修脯。庚申之役,英以師船入京,焚圓明園,半倫實與同往。橙單騎先入,取金玉重器而歸。”龔孝拱字橙,其父龔自珍。他精通滿、蒙、藏及英語,學貫中西。他在上海給英使威妥瑪當文書,英法聯軍侵入北京時,跟著威妥瑪也到了北京。

    看上面的資料、野史,可以證據確鑿地說:這個龔孝拱給洋鬼子帶路,又唆使洋人縱火焚毀圓明園,是參與搶劫、焚毀圓明園的最大漢奸。

    可是,再看咸豐十年(1860)八月諭旨:“該夷去國萬里,原為流通貨物而來,全由刁惡漢奸,百端唆使,以致如此決裂。”咸豐并沒有說給洋人帶路焚毀圓明園的是龔孝拱。如果不是龔孝拱,那又是誰領著英法聯軍去燒的圓明園呢?

    光緒年間人楊云史在其《檀青引?序》中記載:“奸民李某,導聯軍劫圓明園,珠玉珍寶盡出……朝廷稍稍聞圓明園之毀,禍由李某,下獄窮治,誅之,籍其產,以賜文豐家屬焉。”文豐為當時圓明園之管園大臣,知園不保遂投園中福海自盡,數名隨從與他一同自盡。還有一種說法:“焚掠圓明之禍首,非英法聯軍,乃為海淀一帶之旗人。”人們找出了李姓旗人這個“刁惡漢奸”。這時還沒有人說是龔孝拱領著英法聯軍去的。說了一陣后,朝廷不能允許滿人帶路這種對清朝不利的說法,于是變成了漢人帶路。漢人龔孝拱在洋鬼子陣營里,于是直接就把大帽子扣在他頭上了。

    還有這樣一段野史來佐證這個觀點。龔孝拱之父龔自珍為官清正廉明,對清朝的腐敗及弊政不滿,曾寫《明良論》議論抨擊朝政,滿族官員借此參劾龔自珍,后龔在深夜暴亡。龔孝拱得到證據,知道其父是被八旗官僚暗害,所以他一直伺機為其父報仇。

    真實的情形是,在火焚圓明園之前,英法聯軍曾派遣39人的談判隊伍到清廷談判。但以僧格林沁為主的滿人狂妄自大,肆意侮辱折磨來使,草菅人命。在英法的強烈要求下,清政府才釋放了幸存的被折磨得沒人樣的19人。英法強盜制定的萬國公法中寫道:“凡使臣被殺,他日破城,雞犬不留。”額爾金還特意提出了一點,一定要焚燒圓明園。在10月18日放火燒圓明園之前,額爾金還在北京張貼了告示,說明了燒圓明園的原因和預定的放火時間:“任何人,無論貴賤,皆需為其愚蠢的欺詐行為受到懲戒,18日將火燒圓明園,以此作為皇帝食言之懲戒,作為違反休戰協定之報復。與此無關人員皆不受此行動影響,惟清政府為其負責。”

    清代王湘綺所作《圓明園詞》曾注:“夷人入京,遂至宮闈,見陳設富麗,相戒勿入,云恐以失物索償也。及夷人出,而貴族窮者,倡率奸民,假夷為名,遂先縱火,夷人還,而大掠矣。”對此,民國時期黃秋岳評說:“湘綺此段箋釋明了。焚掠圓明之禍首,非英法聯軍,乃為海淀一帶之窮旗人。此說大致不謬。”越縵堂咸豐庚申八月間日記為補證:“二十三日甲申記:聞恭邸逃去,夷人據海淀,夷人燒圓明園,夜火光達旦燭天。二十四日乙酉記:聞夷人僅焚園外官民房。二十五日丙戌記:今日丙外各門盡閉……蓋城外劫盜四起,只身敞衣,悉被掠奪。二十七日戊子記:聞圓明園為夷人劫掠后,奸民乘之,攘奪余物,至挽車以運之,上方珍秘,散無孑遺……”對此,黃秋岳評說:“圓明園一役,其始聯軍僅焚園外官吏房,或為軍事上必要之舉動。而許多旗人土匪,即乘機劫掠,于是聯軍旋亦入園。”

    恭親王在給皇帝的奏折中說:“二十二日早,因該夷抄至德勝、安定二門,事情緊急,連夜約同文祥出城,復給該夷照會,許以送還巴酋,并令巴酋寫信與額酋,令其止兵。乃照會發去之后,該
上一頁 第1頁 第2頁 下一頁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網名:
評論:
驗證:
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編輯部電話:0771-5664408 廣告發行部:0771-5624238 通訊部:0771-5628728 傳真:0771-5664408
地址:廣西南寧市建政路3號
Copyright (C) 2013 www.ksalm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紅豆》雜志社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