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本社概況   電子雜志   文壇熱點   每月話題   作者專欄   書畫天地   在線社區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歷史

歷史學家來新夏:傳教士的貢獻不該被埋沒2

2013-8-22 15:46:29 來源:光明網 瀏覽:72
內容提要:核心提示:我評價歷史人物的標準是:一個人在他所處的時代,做好他應該做的事,并對社會、對人類、對歷史有所貢獻,就應給以注意。沈先生從本鄉本土所挖掘出來的傳主,正是這樣一位值得研究的人物。 (本文摘自:《光明網》2013年8月19日,作者:來新夏,原題:《沈迦<尋找·蘇慧廉>: 傳教士的貢獻不該被埋沒》)

人物是歷史的靈魂,但是不論研究,還是閱讀,常常遇到的多是人們翻來覆去,耳熟能詳的那些人。只不過不同的撰者,從正面、側面、反面,說東道西地把好端端一位歷史人物解剖得七零八落,讓讀者看不清究竟是個什么人物。更不知有多少對社會、對人類、對歷史曾著有功績的人物,卻被掩埋得很深很久,在期待被發掘出土。

如今有個怪異的現象,凡發掘出幾具古尸和若干古器物,常會引起一陣歡呼和感嘆。于是發掘報告、研究論文、隨筆札記,都會接踵而至。有些還被列入當年幾大發現之一。但當有人發掘出一位值得稱道的歷史人物,并在艱苦搜求翔實可信資料基礎上,按照歷史人物成長的歷程,耗費數年研究,編次成書后,使一位久受沉埋的歷史人物得見天日,使歷史增新貌,為后世垂典范,卻往往未能如愿受到關注,最幸運的不過曇花一現,更多的是沒沒無聞,很少有人再提起,這很不公平。

還有一種現象,那就是在史學著述中,圈外人的著述往往比圈內人更受看,更能得其要領。十年前我讀過一位機械專業出身的高工張貴祥先生撰寫的《大三國演記》。這部書記述了宋、遼、金、西夏的對峙,直至元統一,歷時三百年的兩個三角形的紛亂歷史,比專攻這段歷史的人條理得更清楚明晰。

我漸漸厭煩那些被人們談得很多的歷史人物,你爭我辨,你是我非,只憑手頭一點資料,鬧烘烘地瞎辯論。我期待更多地發掘新人物,廣泛搜集有關資料,把這個人物說清楚,能引人入勝的著述。十年后,我有幸又看到一部我喜歡的人物傳記,那就是沈迦先生近年撰寫的《尋找·蘇慧廉》一書。



    沈迦先生做過記者,后經商,現居加拿大,行有余力,則以學文。我讀過他寫的兩部書:一是《普通人》,二是《尋找·蘇慧廉》。前者讀過而已,后一種卻引發我若干遐思。

為什么我愛讀的史學著述多出自史學圈外人之手?或許是他們沒有經受史學專業訓練,也就不會為那么多框框所局限。更可能是他們出自一種自發的“還史與民”的理念,想寫些有扎實資料基礎,能讓民眾讀懂的史書,而專業人士則陳義甚高,故作深沉地寫些只有少數圈內人讀之昏昏的文字。那么他們所選的題材對否?張貴祥先生理清了中國歷史上最糾纏混亂的年代。沈迦先生挖掘沉埋已久的一位有過歷史貢獻的外國傳教士。

我評價歷史人物的標準是:一個人在他所處的時代,做好他應該做的事,并對社會、對人類、對歷史有所貢獻,就應給以注意。沈先生從本鄉本土所挖掘出來的傳主,正是這樣一位值得研究的人物。

    《尋找·蘇慧廉》的傳主蘇慧廉,1861年1月23日出生于英格蘭約克郡哈利法可斯城。1883年1月,時年22歲的他被英國循道公會派駐溫州任傳教士,直至1907年才離開。他在中國居留了前后24年,做了不少與中西文化交流有關的工作。他將《圣經》翻成溫州方言,將《論語》譯成英文,并開辦中等學校。在離開溫州后,他還擔任過山西大學西齋總教習和牛津大學漢學教授。1935年5月14日,他在牛津寓所逝世,享年74歲。他在所著《中國與英國》中曾寫下幾句話,自評其與中國的關系說:“不管我如何評述中國,我都是帶著一種對中國和中國勞苦大眾的真摯情感。我曾服務于他們,并在他們中間度過了我的半生。”沈迦先生的《尋找·蘇慧廉》一書,正是傳主這幾句話長長的注腳。

    二

沈迦先生的撰作起意,是聽說溫州圖書館藏有傳主的二部英文著作,塵封已久。這樣一條線索,引動沈迦先生進一步“尋找”。2007年沈迦決心寫傳,2009年他親臨傳主夫婦在英墓地,仔細地考實他們的人生終點,并以此為爆破點,啟動了撰著。他開始循著傳主一生的路線前進,這也是撰者全書的主線。撰者在自序中明確地交待說:“這本書的主線雖是以傳主的生平展開,其實也是沿著尋訪的過程一路走來。”沈迦先生走的是傳主走過的路,但不是簡單的重復。他在和傳主同步前進時,還隨時隨地地捎帶著描述一路上所見所聞的地情社況。

沈迦先生為了征信于讀者,他在自序中詳細地寫他去英、美、加等國和香港、澳門、臺灣等地的檔案館和圖書館,查閱有關資料的經歷。據統計,他經眼的檔案、著述、專著和論文、資料等多達280種。除此之外,他“還走訪了蘇慧廉曾經工作和生活過的城市,從溫州到太原,從上海到北京,從香港到澳門,從牛津到劍橋,英倫半島也去了兩趟,重返歷史現場,尋找歷史后人”。他不憚煩勞地寫下這些文字的目的,不是炫奇,而是留給后人一張尋寶的路線圖,他以實際作為說明書中記事,都是“事事有來源,字字有根據”,沒有違反歷史筆法的規范。

這部傳記不僅細心地刻畫了這位傳教士不平凡的一生,還敘述了他的親友和時代,使全書充滿了感情。在最后一章即第八章《暮年》第三節《蘇慧廉之后》中,又寫了蘇慧廉未能放下心的幾件事。這已經是一個完整的傳主了。不過遺憾的是,書

上一頁 第1頁 第2頁 下一頁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網名:
評論:
驗證:
網友評論僅供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編輯部電話:0771-5664408 廣告發行部:0771-5624238 通訊部:0771-5628728 傳真:0771-5664408
地址:廣西南寧市建政路3號
Copyright (C) 2013 www.ksalmp.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紅豆》雜志社 版權所有